秒速飞艇是官方彩吗
網站首頁 集團概況 新聞中心 產業產品 史海鉤沉 文苑擷英 藝術長廊 影像淮礦 淮礦微博 聯系我們
 當前位置: 文化長廊 > 文苑擷英 瀏覽正文
 
【散文兩章】親切的泥巴 作者:顧正龍
 時間:2019年04月10日11:12:40 來源:淮南礦業網 編輯:胡娜
 

親切的泥巴

    泥巴屬于鄉村,是鄉村的胎記。黃土、黑泥和水攪合在一起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就形成了泥巴。

    生長在鄉村的人,從出生就開始和泥巴打交道了,摸爬滾打里,他們天生地從骨子里就衍生出一種親切感。

    鄉下的生活節奏很慢,幾間泥巴房子要蓋上好幾天。鄉親們和泥鑄成一塊塊泥坯,為了增加結實度,往里面摻雜了碎稻草。泥坯從與土地的緊密接觸開始,一層層地往上累加,直到筑起來整體的架構。屋頂是用稻草細密地覆蓋上去,窗戶均勻地分布在幾面土墻上,采光和通風都不錯。住在里面涼快,也接地氣。那時,基本上家家都是土坯壘成的土房子,我就出生在用泥土壘成的茅草屋里。從第一聲呼喚的時候,吸入的就是有著綿綿泥土氣息的空氣。孩子們生活其間,與泥巴有著與生俱來的親近。泥巴很爭氣,團結起來垂直站立,櫛風沐雨,十年不朽,三十年不倒,抗拒著歲月的風風雨雨的侵襲。墻體由深黃變成了淺黃,父親摻雜在土基里的麥草也從原先的明亮亮轉為枯黃。

    鄉親們與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,什么樣的泥巴都見過:黃褐色的,灰黑色的;干燥的,潮濕的;貧瘠的,肥沃的;黃豆地的,秧田地里。莊稼人都是土里頭刨食吃,土地是鄉親們的舞臺,他們習慣了使用犁鏵和鋤頭去經營土地。有時要把松軟的泥巴攢聚成行,有時要把平整的田地扒出一道道墑溝,有時又要把潮濕的土地刨成埯。就連莊稼里的土肥,也有好多是從底部頗深的溝渠里甩上來。曬干以后,拉到田野中撒到黃土地里。無論莊稼還是菜,都由于肥料的“呵護”而長勢喜人。鄉親們一年到頭來苦心經營,歷經耕耘、播種、間苗、施肥,終于迎來一季季的收獲。常常在收獲季,和雨水不期而遇。那原本就坑坑洼洼的土路越發變得泥濘。褲腿上濺滿了泥點,還是勒緊肩上的拉車的帶子;整個腳面踩到了泥里,拔出來跨出下一步,再入稀泥中。晚上回到家里,整個腳脖子都酸疼。

    泥巴喜歡在稻田里集結。稻田里的人都是赤著足、彎著腰,呈膜拜的姿勢。泥巴撓著腳掌心,撓得農人的心里暢快。稻子在泥巴的懷抱里拼命往高里躥,一天一個樣子。收獲的時候,泥巴就會結著痂,十分用力地擎起一季的希望。

    走在鄉間的土路上,鄉親的褲管上沾些泥巴,滿手都是或大或小的泥巴,就連眉毛上有時也黏連著一粒泥巴,人們就敬畏他,因為泥巴是勞動的獎章,是農耕的榮譽。

    遇到下雨天,可以不下地放牛或者割草了,便三五成群地聚在屋檐下,每人手里都捧著一大團泥巴,坐在屋檐下摔泥炮。泥炮捏成了盆的形狀,尺寸卻小了許多。比誰把泥巴摔得響,摔得爆出的孔兒大。再根據摔泥泡的情況把泥賠給對方,泥團先賠完了的一方即為輸家。一輪輪的泥沫飛濺中,經常是整個臉龐沾滿了碎泥屑。你指著我的鼻子,我看到你的眉毛上沾有兩綹泥巴,都不由得拍起手來,捂著肚子爆開幸福的笑。

    用泥巴做玩具,也分巧手與笨手。巧手捏出來的原生態玩具惟妙惟肖,逼真而傳神;笨手捯飭出來的玩具則體態失調,叫你連估帶猜,繞了一大圈,喊了一連串的名稱才算猜對——可是這并不影響孩子們簡單的快樂。往做好的泥玩具里放入草葉,插上細枝條,圍兩根棉線,就成了美味佳肴、床和家具。這種過家家的游戲不知玩了多少回。玩夠了將之放到太陽底下暴曬,到變硬了再拿下來,放在自己的寫字桌上,也是一種樂趣。

    不少孩子都是坐在高高的門檻上,趁著亮光,一粒一粒地往外拔尚有些青澀的葵花籽。嘹亮的蟬聲不知疲倦地在村子的半空上辛勞地編織著歌曲,背后漆黑的院門還貼著赤紅的對聯,小伙伴們一律地光著腳丫,細細地挑揀葵花子吃。院子門口的泥巴路上有幾道深深的牛車的轍印,大門旁邊堆放的麥秸和玉米稈在陽光中煥發著熠熠的神采。

    傍晚時分,雨停了,狹窄的小路上滿是歡暢的泥巴,它們在雨水里洶涌,在地面上游走,跟隨著孩子們的赤腳,從村東逛到村西,再從村西踩到村東。濕潤的泥巴跳蕩在空中,攀附在褲腳上、膝蓋上,盡情地涂鴉著孩子們天真單純的童年。

    那時的鄉下,麻雀特別多,每個孩子的書包里都有一把彈弓。“子彈”就是自己和的泥,放在太陽底下曬。看似簡單,可也是一門技術活——泥和得硬,曬干后容易裂開;泥和得軟,干得就會慢一些。放學回來,有眼尖的先仰頭瞥見路旁的樹上蹲著幾只麻雀,便從書包里掏出彈弓和泥丸,瞄準了發射出去。雖然經常射空,有時也能將麻雀打下來。

    走街串巷的貨郎叫賣的泥老虎,也是黃泥巴做的,要花上兩角錢才買得到手。泥老虎的基座是泥巴做的,上半部分用牛皮紙連著,彩筆描繪著或曲或直的線條,額頭處有個大大的“王”字。分別用兩只手捉住上下兩部分,往中間一擠,便發出“咯吱”“咯吱”的聲音……

    幾乎家家都有菜地,鄉親們起個大早,下到地里采摘完新鮮的蔬菜瓜果,或紅或綠的色彩里裹帶些泥巴和露水,展示著綠色無污染的品質。它們從鄉村來,氤氳著鄉土的氣息,一到街市上,往往被選購一空,一定是它們身上樸實的鄉土情結深深吸引了買菜人。

 

鄉村飯場

    還在七、八歲時,到了飯點兒,村里人都喜歡端著自家做好的飯菜在外面相聚而食。隨便一塊磚頭、一截石頭、一木頭,或者一只破鞋底,往屁股下一塞,都可以坐。原本不存在什么“飯場”,人們習慣了中午和晚上聚在一塊兒吃,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“飯場”。

    村子里人氣最旺的飯場是二叔家門前那棵洋槐樹下。夏季綠蔭蔽日,透骨的清涼;冬避北風,太陽曬到身上暖洋洋的。槐樹在農村老家是最常見的,它的花也極普通。高高低低的槐樹葉間,花絮成串,素素淡淡地開在燦爛的陽光下。槐花就屬于鄉村,一點都不嬌貴,樸實的就如同穿粗布的鄉親,世世代代扎根在這黃土里。那時和煦的陽光透過不甚濃密的樹蔭照耀著鄉親,也照耀著嘴角尚沾著米粒的我和小伙伴們,就覺得整個世界都充滿了豐裕和歡樂。 

    碗里的飯往往是米飯、面條或者稀飯,碗邊上夾些土豆絲、熬茄子或者燉豆角。對于那些無辣不歡的鄉親來說,蒜臼子搗出的蒜瓣加青辣椒或者紅辣椒,常常吃得大汗淋漓,下飯又過癮。有人對自家做的飯不中意了,可以和別的家換著吃。有的小孩挑食,家里熬了稀飯他卻要吃手搟面,家里大人就用熬得粘稠而溢出濃香的小米稀飯從別家換來手搟面。孩子一接過去,三口兩口撥拉之下那白瓷碗便見了底。

    飯場上,總會有一兩個核心人物,健談,有號召力,勞作半天了,借吃飯的機會打開了話匣子。古今中外,社會奇聞,在交換飯食的同時也交換著信息。吃完飯的老人,這時熟練地拿起煙鍋在布袋里挖出一鍋煙,用手壓了壓,點燃后狠狠地吸了一口,再輕輕地吐出,嘮屬于他的陳年往事:那年去城里賣馓子,如何在一個巷子里智斗兩個流氓,如何在路泥濘到車轱轆沾滿了泥,扛著走了十幾里路,如何靠著作點兒小生意,養活了一大家子人。婦女們喜歡拿剛結婚的小伙開玩笑,飯場里常傳出爽朗的笑聲。

    在外面吃飯,雖然用的是大瓷碗,但莊稼人飯量大,一碗往往吃不飽,中間再盛飯一般就是小孩的事兒了。做父母的把空碗一遞:“孩兒,盛飯去!”被喊的孩子要么屁顛屁顛地蹦著把空碗接走,要么懶洋洋地噘著嘴把空碗接走。

    不知誰家的小狗,也在陽光下微瞇著眼睛,攤開身子,讓暖暖的陽光曬著肚皮,幾只老母雞,一步一點頭地晃蕩著,不時低下頭在地上啄一口。草垛根下的幾只雞在頻繁地刨著碎草,也許是發現了幾顆草種子,爭搶起來,強勢地張開了翅膀,啄了另一只來搶食的一口。乍一聽到“突突”的拖拉機聲,便“撲”地一聲四散開來。被驚覺了美夢的狗,猛地抬起頭來,瞪著黑溜溜的眼珠子,威嚴地叫了兩聲,好像在訓斥驚動了它的好夢。

    飯場,其實就是打發時間、交流情感的一個大平臺。人數不少,話題挺多,一口家鄉話,說盡濃縮的人生。遇到下雨天,正吃著聊著,人群一下子被沖散開來。第二天重又聚到了一起。跨越一個個鮮活的日子,飯場洋溢著濃濃的鄉情。

地址:中國·安徽·淮南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版權所有:淮南礦業集團 未經許可禁止非法拷貝或鏡象 主辦:淮南礦業集團黨委宣傳部
技術支持:人民網安徽頻道 淮南礦業信息管理服務中心
首屆安徽省文明網站 第二屆安徽省文明網站
備案/許可證號:皖ICP備06003131
皖網宣備110014號
淮南市淫穢色情及低俗信息舉報電話 0554-6646500
淮南礦業網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554-7625020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秒速飞艇是官方彩吗 重庆时时龙虎和技巧玩法 赛车北京pk10稳计划 重庆时彩彩稳赚软件 优彩网网址 北京pk10计划在线 捕鱼24小时上下分现金 时时彩组六56注万能码 云南时时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时时彩平台官网下载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定赚钱